佳木斯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
選擇背景顏色:   選擇字體大小: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

妖妃侵城不傾心 第五十七章 結果


  勤政殿中,蘇凝雪前腳剛走,后腳樂正蘭端著一疊點心進來。

  “皇上,休息會兒吧,您已經看了一上午了。”她輕輕將點心放在案臺上,又給云褶鵠斟了一杯茶。

  云褶鵠接過茶杯,淺抿一口,臉上浮起一絲淡淡的笑容。

  “愛妃覺得她會答應嗎?”

  “臣妾不知,不過臣妾覺得十七王爺并不那么討厭她,這些年皇上給王爺選的大家閨秀不少,您瞧瞧王爺,連見都不愿見一面。可這次蘇凝雪出事,王爺卻愿意摻和一腳,不管原因為何,臣妾覺得王爺至少不厭惡蘇凝雪。

  再說,皇上您瞧上的更是蘇凝雪的本事不是么?如今琴棋書畫樣樣精通的女子,伸手一抓一大把,像她這般聰明懂事兒的倒是不多見了。”

  “是。”云褶鵠認可地點點頭,“遇到她之后,朕才反思朕以前是不是做錯了。十七與朕不同,他喜歡自由,他想要樂趣,他在乎的從不是這高高在上的位置,他想要一個志趣相投,能讓他開心快樂的人。”

  “蘇凝雪很特別。她爹不疼娘不在,朕將她許配給十七,不用擔心朝堂動蕩,會有人懷疑朕有意傳位給十七,從而為難十七。而且,她聰明,她知道如何在困境中給自己謀一條生路。將十七交給她,朕歸天之后,至少不用擔心小十七會餓死了,哈哈哈。”

  “那皇上您還不是收了蘇將軍的兵權。”樂貴妃嬌蹭了一眼。云褶鵠笑著,話題沒再繼續。

  他的確收了蘇劍武的兵權,他必須給十七再留一個保障。

  若真有一天他退位或駕崩,他總得確保這唯一的弟弟萬無一失。

  蘇凝雪回到蘇府,一家人先后來詢問她情況,她皆以身體不適為由,拒不見客推了。躺在床上,她只覺得腦袋里越來越亂。

  這一世,一切都變了,所有的事情,越來越超出她的控制,甚至了解。

  她發現她根本從來不了解云逸弘,她根本接近不了云褶南,也根本看不懂一代帝王的所思所想。

  兩日后,她進宮回話,愿意一試,拿下云褶南。但她提了個條件,事情成功與否,希望云褶鵠最后留她一命。云褶鵠自然應下,從始至終,他就沒希望蘇凝雪死,他只是希望有個人能改變云褶南而已。

  再次踏出勤政殿,蘇凝雪沒走多遠,便遇上了樂正蘭。

  “貴妃娘娘,臣女給您請安。”

  “不必多禮,本宮聽皇上說今日召你進宮,特地過來瞧瞧的,怎么樣?近日可還好嗎?上次遇刺的事兒,已經有結果了吧?”

  “是,皇上答應臣女會嚴懲罪魁禍首。”

  “嗯,那就好。無辜性命枉死,皇上也是心痛的。”樂正蘭淡淡說了句,目光盯著遠處的宮殿,不知在想什么,蘇凝雪道“娘娘可是要過去看看?”

  “嗯,正有此意,既然你提了,那就陪本宮進去坐坐吧。”

  啊?蘇凝雪一愣,她沒提啊,她就是問問。

  果然,宮里的人套路都是一套一套的。

  “是,臣女領命。”

  跟在樂正蘭身后,進了一處宮殿后,蘇凝雪才知道,這就是蘭貴妃的住處,漪蘭殿。

  “你知道這些年本宮為何一直盛寵不衰嗎?”

  漪蘭殿中,四處擺放著新鮮的蘭花,顏色各異,類別不同,其中有些并不是在花季,漪蘭殿中卻依舊可以擺放,足見皇上對蘭貴妃寵愛。伺候在一旁的婢女奉上茶水,蘭貴妃揮揮手示意她們全部下去,這才對蘇凝雪說道。

  蘇凝雪搖搖頭,目光時不時落在樂正蘭身側那盆全體通透的奇花。

  “因為本宮夠心狠。當年皇后憑一道圣旨,將大皇子記入名下,本宮便明白,在后宮,生不生孩子不重要,孩子是不是親生的也不重要。本宮對自己用藥,讓自己此生不能再孕,沒有了軟肋,本宮做起事來無拘無束。”

  樂正蘭手無意地把玩著身旁的奇花,臉上表情一片淡然。

  蘇凝雪眸子驀地一怔,在樂正蘭提到云逸弘時,目光不自覺停在她臉上。

  云逸弘的身世,上輩子她聽云逸弘提起過,他的生母本是云褶鵠做皇子時就一直伺候在云褶鵠身邊的貼身婢女,云褶鵠登基后,這位婢女理所當然跟進宮里,繼續伺候云褶鵠。

  因為一路相伴,云褶鵠對她很特別,平時賞賜不斷,宮內明眼人也看出來了,這位姑娘雖是婢女身份,但在皇上心中地位怕是不比正宮娘娘低,因而宮里人都對她禮讓三分。

  皇后為此極為不滿,三番四次鬧過,可最終如何?皇上依舊我行我素,將這位婢女護得好好的。直到婢女有孕,云褶鵠才意識到事情嚴重了。

  皇后貴為正宮,理當產下嫡長子,那些年,云褶鵠雖不喜皇后,但在這方面從未虧待皇后。婢女有孕后,他陷入深深地自我矛盾中,他深知婢女身份低微不足為妃,他初初登基容不得這樣的丑聞動搖朝堂。

  所以,云褶鵠給了皇后一道圣旨,產子之日,皇后為大皇子生母,而婢女,傳聞曰難產而死。

  皇后收下云逸弘后,心有不安,怕云逸弘長大后知道自己不是親生的,與她離心。皇后暗地處置了不少人,后來關于那位婢女,關于云逸弘的身份就再也沒人傳了,宮中如今知道真相的人少之又少。

  沒想到這件事讓樂正蘭改變了這么多。

  “后宮中人,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目的,為了她們的家族,為了她們的孩子,只有本宮,本宮孤身一人,只為自己而活。皇上也孤身一人,他看似擁有天下,擁有上百位出謀劃策的臣子,可他得防著,防著這些人從他手里圖謀些什么。

  所以你說,在這樣艱難的處境下,皇上是不是最需要一個心無旁騖的人?”

  樂正蘭看向蘇凝雪,蘇凝雪不可控制地點點頭。

  樂正蘭說得太對了,當你不得不防著身邊的每個人時,你最需要的就是一個什么都不求,不能為任何人爭斗的人。

  而樂正蘭就是這樣的人,她沒有孩子,身后沒有勢力,無論云褶鵠多寵她,動搖不了朝堂,改變不了任何事情。

  這,可一招可真是高。

  “你不必用這樣的目光看著本宮,本宮也失去過,當那個孩子從本宮身體里流走時,本宮發過誓,總有一天站在高處,笑看那些小人被打得屁滾尿流。如今,本宮離那個目的已經越來越近了。”

  樂正蘭淺淺一笑,手松開一旁被扯著的花瓣,花瓣如羽毛般輕悠悠地滑落,悄無聲息地落在地上。

  蘇凝雪低下頭,不敢回話。

  她覺得今天的蘭貴妃,跟以往她見到的,有些不同。她對樂正蘭不甚了解,只能以不變應萬變。

  “本宮聽說了皇上的意思,本宮無意與你為難,你這孩子本宮初見便不討厭,今日本宮找你來,你也不必緊張。本宮不過是想認你做干女兒罷了,你可愿意?”

  哈?

  蘇凝雪心頭一顫,天上掉餡餅也不帶掉這么頻繁的吧?

  云褶鵠前腳提了,讓她嫁給云褶南,蘭貴妃后腳就認親?

  她到底做了啥好事了?

  “娘娘,臣女—”

  “你不必多想,本宮認親只為自己,以后即便皇上不護你了,本宮也不會棄你于不顧,而且樂正祁大人也會始終站在你這邊。”

  樂正祁,蘭貴妃的親哥哥,如今主吏部事宜。

  蘇凝雪眉頭一動,想不想便應下了。

  聽蘭貴妃這意思,只怕她不應下,以后也沒好果子吃。反正現在她什么都沒有,多兩個人護著,關鍵時候,總比沒人護著強。

  出了皇宮,回到蘇府蘇老太君又派人過來叫她,對于她前兩天閉門不見的態度,蘇老太君很是火大,但一聽說蘭貴妃認了蘇凝雪做干女兒,她嘴角微揚,立馬不與蘇凝雪計較了。

  皇宮中,蘭貴妃認親的消息傳出去,云褶鵠只輕輕一笑,對汪振道“懂朕心者,只蘭兒一人吶。”

  他想護云褶南,樂正蘭認蘇凝雪做干女兒,便是將樂正祁放到云褶南身后了,有知心人如此,云褶鵠豈能不對樂正蘭刮目相看,寵愛有佳。

  隔日,蘇凝雪遇刺一案由刑部結案,云褶鵠的圣旨由蘇哲捧著一直送到蘇府正殿。

  蘇府一眾人全部跪下接旨。蔡氏勾結山匪,兩次暗害蘇家嫡女證據確鑿,著刑部收押嚴審,直至抓到全部山匪。

  云褶鵠到底給蘇劍武留面子了,沒將蔡氏那些丑聞全部抖出來。

  “不!不是我,不是我!哲兒,母親這些年待你不薄,你去跟皇上說,這里面有誤會,真的有誤會啊。”

  “夠了!你還嫌不夠丟人嘛!”

  蘇劍武一聲怒吼,在蔡氏撲倒蘇哲面前時,一腳將蔡氏踹開。蘇凝語動了動,想去扶可終究不敢去。

  “老爺,您就這么不顧及夫妻恩情嗎?當年不管如何,我愛您的心意是真的呀,你怎么能如此無情呢?您當真不記得采荷一點好嗎?”蔡氏捂著心口,泣不成聲。

  蘇劍武臉上滑過不忍,可一想到蘇哲給他看的那些證據,他便覺得惡心。

  “你的好?你的好就是串通山匪將你送到我面前?你的好就是假意勸山匪投降,讓我領功帶你回府,卻暗地里養著那群山匪,讓他們繼續為非作歹?”

  “蔡采荷!你的所作所為簡直是我蘇劍武一生的奇恥大辱,我只恨,恨當年為何不讓你死在山匪刀下,偏偏將你這么惡毒的人迎回府里,讓你—”

  說到這兒,蘇劍武心頭一塞,他想起當年帶蔡氏回來,佑佳淑寧站在門口,看著他冷笑的模樣,此刻那張笑臉,仿若在嘲笑他,笑他識人不清,毀了自己一輩子的聲譽。


重要聲明:小說“妖妃侵城不傾心”所有的文字、目錄、評論、圖片等,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,屬個人行為,與本站立場無關。
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佳木斯首頁,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:JMS58.CoM
Copyright © 2017 佳木斯-飄越天空的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.
135彩票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