佳木斯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
選擇背景顏色:   選擇字體大小: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

我撞壞了異世界重生卡車 第440章 寄生!污穢之物!


  “這家伙不對勁!”

  皇太一警示身旁的司命和熊戒備李河山的動向。

  “你你冷靜一點!我們不是你的敵人!”

  司令立刻想到的是嘗試著說服他。

  可是,李河山的狀況卻讓人完全看不懂。

  精神崩潰了還是如何?反正就是一副要殺光所有人的樣子,仿佛大家都欠他很多錢或者有一個算一個,都是殺父之仇。

  說實話殺父之仇什么的,如果真的和好多人都有這個仇,還是反省一下親爹到底做沒做什么傷天害理的事情比較好。

  “口胡”

  熊對于明顯帶有著敵意的李河山也針鋒相對地露出兇惡的神態,野獸對生物的惡意總是能夠更加敏銳地察覺到。

  不過它還是沒有主動攻擊。

  “被仇恨支配的人真是可憐,會死不瞑目啊。”

  皇太一就像一個看透了人生百態的老人,悲傷地嘆著氣。

  如果“復仇”成為了生命中僅剩下的目的,那么當這個目的圓滿并且消失之后,人就只剩下空殼了,死,或者生,對這個人而言也完全無關,說不定死掉了反而會更幸福一些。

  所以很多復仇者到最后會徹底扭曲,成為一般概念上所描述的“惡”,他們的悲哀固然讓人慨嘆,但這并不能夠抹消已經于性格融為一體的“惡”的部分,到之后依然要將其討伐。

  所謂的喪心病狂這個成語,從構成上應該可見一斑。

  “不愧是先輩,竟然這么快就發現了!”

  司命保持著備戰狀態同時好像很佩服地說道。

  “那是當然這么明顯的等等,你說發現啥?”

  皇太一順著司命的話剛要回答卻發現不對。

  忽然就遭遇到了那種“連自己都不知道但周圍的大家都覺得好厲害”的劇情,有點迷惑。

  “是是說那個人已經死了的事情啊”

  司命是個老實人,即使皇太一的反問很值得吐槽也不會當面吐槽,依然會正常回答。

  “原來如此,反正這里是墓地,出現一具兩具會動的死人其實也不是太啊啊啊啊搞錯了!”

  皇太一有點累了。

  稍微搞混了一點世界的設定,這個世界目前為止好像還沒見過死者復活的劇情出現,奇怪的記憶太多,如果是往常應該也不會這么容易混亂,心累的時候就容易搞出低級錯誤,甚至搞不清楚是不是現實。

  也許是現實已經開始逐漸變得千瘡百孔,非現實的部分占據了越來越大比重的緣故,總之是自己的失誤沒錯。

  “先先輩?”

  司命被大叫聲嚇了一跳,其實熊也是。

  “咳!沒什么,對了!就是感慨一下而已!真的沒有別的什么!比起我來還是那家伙的情況更需要注意吧!”

  趕快把話題糊弄了過去,熊的表情是如何跟著情緒而變化這件事尚且不大清楚,可是無論如何都覺得那家伙剛才是在嘲笑。

  算了,反正也不會說出去。

  李河山確實已經死了。

  至于是怎么死的,大概是油盡燈枯吧,不是很清楚。

  他的氣息已經完全斷絕,瞳孔也失去了生命的氣息,但是還依然站著。

  古往今來,站著斷氣的人其實也不算太少了,只不過這個人明顯和英雄氣概之類的東西沒有什么聯系,有種人家都氪金了好幾單才出貨你白一發直接海豹的感覺。

  人死不能復生,明知道過一天之后大概率就會恢復原狀,但皇太一也不想把他的遺體就這么丟在荒野當中,哪怕沒有時間埋葬,至少也找些能夠遮蔽的東西覆蓋上去。

  死者安息這句話說來容易,實際上是并不能夠好好安息的。

  “口胡。”

  熊忽然抬起前爪,攔住了要去埋葬李河山的皇太一。

  “怎么了?”

  皇太一看得出來熊是想要說些什么不知道它會不會用手機敲出字來?

  “吼,啊啊啊。”

  熊用力搖了搖頭,指著李河山的遺體,露出牙齒。

  “先輩快看!”

  司命的聲音是顫抖的,似乎看到了某種令她不安,或者害怕的東西。

  “喔這家伙”

  皇太一本來想說的話欲言而止,眼睛瞪得比剛才大了不少。

  李河山的身體以一種奇怪的姿勢“動”了。

  現在皇太一已經不會被混亂的常識所迷惑,死人明明就不應該動才對。

  他的雙腳依然站在原地,支撐著身體,雙手原本是自然下垂的,現在左手卻極其生硬地在抖動,由于隔著一層衣服,沒辦法看到是不是麒麟臂覺醒了或者藏著黑炎龍什么的。

  更加可怖的是他的臉。

  真正含笑而逝的人也許并不多,但帶著深仇大恨,恨不得變成惡鬼糾纏仇人到地獄底層的死相應該也不是特別多。

  李河山就是后一種。

  甚至這是一種奇怪的笑,沒錯,植根于恨意的笑容,正常人并不能夠理解。

  現在,他的嘴角在抽搐,就像笑得背過氣一般,已經僵硬而沒辦法張得太大的嘴里也涌出一股股顏色黑紅的血。

  明明不存在呼吸,也不存在笑容,皇太一卻好像能夠聽到他那來自陰曹地府的聲音。

  劍還在他的腳邊,現在去撿回來還不知道會發生什么樣的事情,沒有人會在面對死而復生的尸體的時候大意。

  啪。

  剛才還在亂動的左手從身體上斷裂,掉在了地上,同時整根袖管一下子變得干癟了,皇太一在他的袖口垂下去的瞬間看到了驚人的一幕。

  李河山的左臂幾乎完全消失,還剩下的部分是紅白相間的骨頭,地上的那只手也有著一些奇怪的傷。

  難道說

  就在皇太一的思維轉動,即將推導出那個答案的時候,李河山的身體部分也從腰部斷了開來,上半身沉重地摔落在地,敞開的衣服當中露出的只有白骨,肉和內臟的部分則不知所蹤。

  其實也不是不知所蹤。

  “那東西還活著!可惡!鉆到他身體里了嗎!”

  皇太一現在非常的后悔,如果當時勇猛一點直接進攻過去會不會就不會發生這種事,不,如果當時沒有答應李河山手刃怪物的請求那就連他也

  人,還是一個個的死去了,且很可能死得毫無意義。

  李河山的頭從脖子上脫離,頸椎的部分連接著一團漆黑的肉瘤,他臉上的詭異笑容依然在,好像在嘲笑著做出了錯誤判斷的皇太一,嘲笑著無法殺死他的愚者們所做出的渺小努力。

  “別過去!你們等我!”

  皇太一喝止了想要沖出去的熊和司命,想要獨自一人迎戰怪物。

  自己做出的選擇到底是正確的還是錯誤的?那種事情現在已經無從得知。

  唯一清楚的就是沒有必要因此而繼續悔恨。

  后悔或者哭泣,并不能夠讓敵人倒下。

  現在所需要的只有戰斗,道理就是這么簡單粗暴。

  怪物鉆進李河山的體內之后,悄悄地以它的血肉為食,由于性質極其特殊,皇太一和司命都沒有察覺到它的氣息,只有熊通過氣味才有所發現,可是又沒辦法正確地告知他人這一事情。

  皇太一猜測它應該還在恢復的途中,所以,有可能除此之外不再有另外的機會。

  怪物的整體形狀發生了改變,也許是變得更加強大了,看不出來和之前那條蠕蟲是同一個物種,但也和醫院的巨大花瓣狀肉球有著很大的區別,放任不管的話也許會變成那個樣子,也許不能。

  劍!現在最有必要的事情就是把劍找回來。

  光是尋找的話并沒有難度,劍就在李河山空了的遺體旁邊不遠,剛才他死去的時候劍就脫手了,現在沖過去拿的話一定會被怪物襲擊,很危險。

  不管了!

  皇太一想不到更多的辦法,決定拋卻一切雜念,直接沖鋒。

  冒險?那又如何?

  此時的世界,在他的眼中已經一片空虛,花草樹木,陽光空氣,這一切都變成了單純的背景,只存在于另一個次元當中。

  唯一“存在”的目標有兩個蠢動的肉球,以及落在地上的劍。

  皇太一的身體瞬間化作了電光,在起跑的時刻就達到了極限的速度。

  好,這個速度還在世界的容忍范圍之內。

  “先輩的速度”

  司命只是眨了下眼睛,真的只有一下,最重要的部分卻已經錯過了。

  她覺得皇太一應該是做了些什么,但看到的只有以弧線形拋向自己的劍。

  現在沒有第二把劍,就算是有第二把,比手足還要熟悉的武器也不可能認錯。

  “咳咳啊!好難受胸口嗚啊!”

  皇太一在距離怪物背后十幾米的位置停了下來。其實是直接滾在了地上,胸口翻江倒海,連續吐出好幾口幾近黑色的血。

  不行,果然還是不行,總算勉強算是做到了吧,還好。

  下一次絕對不能夠再這么冒險了,皇太一已經發覺這一次身體承受到的壓力還要強過上一次,這不好玩。

  “竟然竟然讓先輩不可饒恕啊啊啊啊!”

  司命接住了回歸的劍,淚水奪眶而出。

  龐大的氣勢隨即沖天暴發。

  但是,接下來所發生的事情,皇太一已經不知道了。

  硬吃下來重傷已經將他的身體破壞到會有危險的程度,意識勉強堅持了幾秒鐘之后就融入了黑暗。


重要聲明:小說“我撞壞了異世界重生卡車”所有的文字、目錄、評論、圖片等,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,屬個人行為,與本站立場無關。
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佳木斯首頁,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:JMS58.CoM
Copyright © 2017 佳木斯-飄越天空的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.
135彩票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