佳木斯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
選擇背景顏色:   選擇字體大小: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

龍悅荷香 第二十六章 白發魔頭


  尋至西廂,只有阿瑟笑臉相迎:“荷姑娘,半日不見,去了哪里?姑姑著急,到處尋你。”

  青荷如見親人:“阿瑟姐姐,姑姑現在何地?”

  阿瑟含笑作答:“姑姑正在前樓準備晚場。你也知道,姑姑明日大喜,已與坊主悄悄辭行。坊主雖舍不下姑姑這棵搖財樹,終究懼怕天璣大人,也只能硬充大度。姑姑平生愛舞如命,這是她最后一次登場,自然看得極重。”

  青荷聞言心中一痛:“紅袖心有兩愛:一是天璣,一是旋舞。過了今日,會不會兩愛皆失?”

  阿瑟見她面露憂色,急忙寬慰:“荷姑娘放心,那邊大庭廣眾,阿琴姐姐又陪在身旁,姑姑不會有失。”說著話,遞上一個包袱:“荷姑娘明日啟程,山高水遠,道路難行。這是姑姑特地準備的行囊,囑咐荷姑娘帶上,祝愿早日歸鄉。”

  青荷接在手上,不勝感激,幾欲哽咽:“姑姑真好,我定要好生回報,接你們南游。”

  阿瑟會心一笑:“好呀!荷姑娘,我正想見識南國風光,還想和你學學“蒹霞露飛霜”。”

  青荷咽淚裝歡:“那可就說定了!不許食言!不見不散!”

  阿瑟不勝歡喜:“咱們拉鉤!”

  千古知音最難覓,青荷忙不迭伸出手。

  心下又悲又喜,更是心念紅袖,脫口急問:“阿瑟姐姐,現下能否陪我去尋姑姑?”

  阿瑟笑道:“荷姑娘稍等,我即刻收拾妥當。”口中說著,手上更忙。

  青荷臨近灶臺,看她洗刷碗筷,只覺一應餐具,遠遠不同現代,又覺好奇,又是陌生,一邊聆聽窗外,一邊笑口常開:“我從未見過這樣的鍋碗霓裳舞,更未聽過這樣的瓢盆交響樂,當真好看,當真好聽。”

  阿瑟噗嗤一笑:“荷姑娘,我知你生了一雙慧眼,難道又長了一雙神耳不成?有你的地方,廚房有歡聲,碗筷有笑語。”

  談笑的放松,卻掩不住青荷滿面愁容。忽聞院中異動,急速抬頭。隔著廚房窗欞,陡見白影一飄,似是有人急速奔出紅袖正房,眨眼不見蹤影。

  青荷心中一驚,囑咐阿瑟勿要輕舉妄動,便從廚房一躍而出。推開正房虛掩的大門,飛身而入。

  堂屋無聲無息,不見紅袖,更不見阿琴。心下大急,連喚數聲,未聞應答,卻覺異香撲鼻,沁人心脾。

  錯愕之間,更覺冰寒難忍,冷不堪言,心呼不妙:“楓葉寒香!”

  疾步奔至臥房,不由大驚失色:紅袖撲倒在床,瑟瑟發抖,大瞪雙眼,怔怔相望。

  青荷大驚,顧不得害怕,俯下身來,探她鼻息。

  她雖是呼吸急促,卻無大礙,青荷這才略有安心。抱著紅袖,只覺觸手冰涼。急忙替她蓋上錦被,一聲輕呼:“姑姑!”

  紅袖臉上格外怪異,面色如火,卻渾身戰栗。掙扎半晌,方能說話:“女魔頭下了迷藥,熏了寒香,我渾身冰冷,手足皆不能動。”

  青荷暗暗心驚,隔著被子緊抱紅袖,急道:“我救姑姑出去,迷藥、寒香自是鞭長莫及。”抬足便欲向外闖。忽聞室外有異動,急忙斂聲屏氣,側耳聆聽。

  腳步輕輕,折而復返,停在門口,駐足不前,甚是詭異。

  紅袖一聲輕呼:“女魔頭心黑手辣,就在門外監聽!青荷,你不是她對手,快走!”

  青荷憂心烈烈:“我雖是羔羊,卻不能眼睜睜看著豺狼囂張!”

  紅袖心急如焚:“寒香不僅冰人體魄,迷藥更喪人心志!青荷!你尚年幼,不知厲害!快走!”

  言未畢,忽聞堂屋房門“吱呀”一聲響,青荷一驚,貼著紅袖耳畔低聲說道:“女魔頭進來啦!”

  事已至此,紅袖反能急中生智:“青荷,鉆到床下去!”

  青荷聰穎乖巧,反應如神,身形如電,連人帶被抱著,躍身下地,順勢一滾,鉆入床下。

  紅袖強忍巨顫,磕打著牙齒說道:“下有暗室,機關在墻角凹洞之處,速速尋到,左右各旋一周。”

  青荷不敢怠慢,依言而行,尚在驚疑之中,便覺身下地板一個側翻,轉瞬失重,急速下墜。

  這一跤直跌落一丈有余,雖然地上鋪著柔棉軟絮,為護紅袖,她依然摔的仰面朝天,五迷三道。

  更聽頭頂一聲輕響,地板已然復原。

  黑暗之中,她又驚又喜:“這機關布置得隱秘巧妙,必是天璣至情至性,專門為紅袖避禍所造。”

  尚自凍得哆嗦,便聽頭頂“白楓子”一聲暴怒:“姑奶奶不過躲了片刻,兩個妖精,不見一雙!”

  青荷暗叫不妙:“便是“白楓子”找不到,以寒開之精明,我二人遲早會被發現。何況,此地陰寒至極,難免凍成僵尸。”

  這般一想,更是捉急,連牙齒都跟著打顫。

  紅袖雖手足皆已凍僵,頭腦依然清醒。耳聞“白楓子”叱罵之聲漸行漸遠,顯是找向別院,這才低聲吩咐:“南墻有處隱蔽開關,你左右各轉兩圈,地板自會打開,你可趁機自去,再不要回來!”

  青荷拼命搖頭:“要走一起走。”

  紅袖不容置疑:“賊人早已布下天羅地,你有我拖累,寸步難行,怎可能逃出舞坊?”

  青荷靈光一閃:“那我去尋天璣大人,他智計超群,必有良策。”

  紅袖凍得面無人色,依然真情不改:“遠水解不得解渴,尋他怕是來不及。何況賊人醉翁之意不在酒,旨在挾制我謀害他。阿璣若知我遇險,更要關心則亂,豈不險上加險?”

  青荷聞言大急:“那該如何是好?”

  紅袖靈機一動:“你聽我說,蒹霞三樓有處暖閣,名曰“藕花深處”,九王便在此間。他是阿璣師兄,更有通天徹地之能,定能保護師弟,并解今日之憂。為今之計,只能向他求救,請他援手。”

  青荷凍得哆里哆嗦,此中隱秘極深,一時半刻,哪里猜得透?唯有連連點頭。

  她依言旋動開關,攀出密室,奔向房門,探頭探腦,方欲一躍而出。哪料對面白影撲來,差點撞個滿懷,正是雙目噴火的“白楓子”。

  仇人相見,分外眼紅。

  “白楓子”怒不可遏:“妖精,一日三變!詭計多端!紅袖藏在何處?再不明言,碎尸萬段!”

  青荷雙腿發軟,臉色驟變,上牙磕著下牙:“紅袖?此乃寒冬日,卻非暖春時;你喜穿白衣,我愛著綠裳;無有一點紅,何處尋紅袖?”

  “白楓子”大怒:“膽敢裝傻充愣!送你奔赴閻羅地府,永世不得超生!”言未畢,蓄足內力,摟頭蓋頂,劈手一劍。

  青荷本就冰冷難耐,更覺寒氣盈門,危急之下,旋即一個后空翻,堪堪避了開去。更不怠慢,順勢提足上縱,飛身便走。

  “白楓子”雖曾著過她的道,終究鄙視她的武功,何況今日己方人多勢眾,更覺有恃無恐,寒劍出擊,冰寒至極。

  青荷唯恐紅袖藏身之處暴露,顧不上心驚膽寒,自是腳不沾地,奔如脫兔,沖出“紅袖苑”。

  “白楓子”更是緊追不舍,長發一甩,數枚楓葉寒針快如急閃,奔如駭電。

  青荷施展“蒹霞露飛霜”,飄身炫舞,終于逃過一劫。眼見“白楓子”逼得甚急,狂甩不脫,索性繞向花園假山,陡然又是一個急轉,這才僥幸逃進“蒹霞樓”。

  正是晚膳之時,一樓歌舞大廳人影稀疏,她又奔的極快,倒未驚動他人。

  “白楓子”依然緊追不舍,青荷滿心焦灼,不假思索,繞著兩層旋梯,欲沖向三樓走廊。

  哪料“白楓子”躍身而起,半空中寒劍出擊,剎那間冰霜四起,前路登時被斷。


重要聲明:小說“龍悅荷香”所有的文字、目錄、評論、圖片等,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,屬個人行為,與本站立場無關。
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佳木斯首頁,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:JMS58.CoM
Copyright © 2017 佳木斯-飄越天空的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.
135彩票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