佳木斯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
選擇背景顏色:   選擇字體大小: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

劍破拂曉 0322 巧遇往日故 南濱非青陽


  尋著聲音望去,刑真和蒲公齡身后追了百十余人。

  身在險境的唐嬌和高慧慧,居然沒心沒肺的傻笑。

  追擊刑真和蒲公齡的百十余人,大多是身強體壯的家丁護衛。多少有些實力的,也就是領頭的十幾人。

  刑真和蒲公齡不是真的害怕,而是私闖人家的茶園理虧。

  惡狗出現時,二人就已猜到茶園有人看管,并且不允許他人進入。也猜出了唐嬌和高慧慧二人心有懷恨,不過沒真動殺機也沒必要忌恨。

  要怪就怪蒲公齡,不顧刑真阻攔,一定要走進看個一清二楚。莫得辦法,對筆記如癡如迷的家伙,不到茶園近前看個清楚,就像是割掉一塊肉是的痛苦。

  蒲公齡抓起唐嬌,沒好氣兒罵道:“傻笑個屁,等著被后面的人圍毆嗎?”

  刑真抓起了高慧慧,對小狗崽兒吩咐道:“放惡犬要人!”

  血脈鎮壓,比之馴服這些惡犬的主人來的管用。聽從小狗崽兒的命令。一群惡犬撲咬向它們的主人,刑真等人得以解脫。

  脫離了小狗崽兒的震懾,惡犬很快被主人們降服。為首的一年輕公子雙眼放光,問:“剛剛逃跑的是不是高慧慧?”

  旁邊一護從點頭哈腰的奉承:“少爺慧眼如炬,正是高慧慧那小妮子。”

  “嘿嘿,躲在唐家不能拿你怎樣,既然出來了,可就由不得你們做主嘍。”

  公子矛少眼泛精光,吩咐道:“快馬加鞭,去把消息傳給金家。”

  護從滿是不解:“少爺看重的人,為什么要通知金家?”

  見公子眉毛立起,護從不敢多語。彎身恭敬:“小得這就去辦。”

  待護從走遠,矛少自言自語:"唐家勢大,我矛家得罪不起。金家則不同,找各種機會打壓唐家。"

  “金陽早就對唐嬌戀戀不舍,話說取了婆娘不能暖被窩,這些日子一定憋壞了吧。”

  “想必金陽會感激我通風報信,高慧慧自然也就成了感謝的報酬。”

  逃回車廂內的唐嬌和高慧慧,就像犯錯的小孩兒等待家長的訓斥。有凳不敢坐有水不敢喝,雙手垂立,低頭不語。

  刑真輕抿一口翠紅茶玩味兒的問:“你們是馬車的主人,怎么不坐下?”

  唐嬌這才想起,還沒到家,家主又不知道此事。現在就等著受罰,有些為時過早。

  主動端起茶壺,分別給刑真和蒲公齡續一杯茶水,歉意道:“對不起,到唐家后能不到我父親那里告狀嗎?”

  雖說是感到對不起刑真和蒲公齡,不過二人在唐嬌心中登徒子形象仍在。放下茶壺,如避蛇蝎,閃電般縮回小手躲得老遠。

  刑真和蒲公齡全然不在意,后者朗聲:“我們不是喜歡打小報告的人。”

  “句子一言駟馬難追。”生怕二人返回,高慧慧半拍馬屁將此事坐實。

  “我不是君子。”蒲公齡故作威脅。

  兩位少女當即傻眼,遇到這種潑皮無賴委實不知如何應付。只得暗自磨牙,恨得牙根兒癢癢。

  刑真羗爾一笑:“開玩笑的別介意,我知二位姑娘對我們有所誤會。不過我和蒲兄只是暫住唐府,明日便動身前往渡口。”

  “二位姑娘不必介懷,我們之間不會有太多的焦急。”

  唐嬌回了一個白眼:“騙鬼吧你,渡船要一個月后才出行。二哥千叮萬囑好生款待,又怎能讓你們住客棧。”

  “一個月”刑真驚呼出聲,問道:“為何這么久?”

  “渡船每月出行一次,這個月剛剛離開。你們要乘坐渡船去龍斷州,當然要等下個月了。”唐嬌雖然不喜二人,但是有問必答。

  刑真恍然大悟,佩服道:“是在下孤陋寡聞了,還是二位姑娘見多識廣。”

  唐嬌自信的拍了拍胸脯:“那是,渡船可是我們唐家的,當然了若指掌。”

  蒲公齡走到窗邊,掀開簾子打量外面。希冀著能在看到一些不為人知的地方,好充實自己的隨身筆記。

  繁華的南濱城,比之麻壽國和彩鸞國的皇城還要有過之。最讓蒲公齡動容的是一座府邸,外墻快有麻壽國皇宮一般的高大。

  噴噴稱奇:“不會是城主府吧?”

  高慧慧解釋:“南濱城沒有城主,你看到的是金家府邸。”

  隨即想起一事,歉意道:“二位公子先自行坐會,我和小姐去催促一下。加快速度離開這里,免得多生事端。”

  不給刑真和蒲公齡詢問的機會,二女手拉著小手珊然離開。一半是出去通知,一半是找借口遠離兩位登徒子。

  兩位少女走了,刑真也樂得輕松。摘下葫蘆痛飲一口:“酒比茶好喝,要不要來一口。”

  說話間,也走到了窗邊兒,觀察即將停留一個月的大城。

  “咦,不是說出去催促嗎?馬車怎么停了。”刑真好奇的問。

  “廢話,酒當然比茶水好喝。”蒲公齡沒好氣兒的接過破爛葫蘆,痛飲一口后繼續道。

  “少女玩心重,估計是看上了哪家的胭脂水粉了吧!”蒲公齡猜測回答。

  一隊身披甲胄的男子從窗邊走過,看著是將軍。手持長矛腰夸大刀,甲胄更是武裝道牙齒。

  刑真越發的好奇:“聽說南濱城是獨立一城,沒有朝廷怎么會有軍武?”

  關系莫逆的蒲公齡挖苦:“的確是木訥,想事情果真慢。我就奇了怪了,打架的時候怎么反應一點兒不慢。”

  刑真也不生氣,坦然:“打架時喜歡動腦子,平日不想動腦子。”

  “蒲兄既然想明白了,不妨說來聽聽。”

  長冉男子捋了捋胡須道:“一座府邸的院墻比皇宮還要高大,家丁護衛按照軍武規格武裝不是很正常。”

  刑真了然,豎起大拇指贊嘆:“蒲大哥高明。”

  刑真側耳聆聽:“外面好像有嘈雜聲音。”

  這回換蒲公齡拍馬屁了,豎起大拇指:“刑真高明,整架馬車有小型隔絕聲音禁制,你居然能聽到外面的聲音。”

  刑真謙虛道:“小型禁制而已,無非是不想睡眠的時候被驚擾。聲音太大,禁制的作用也不大。”

  話音剛落,二人同時變色,異口同聲:“唐嬌和高慧慧。”

  “小狗崽兒別愣著,一起出去。”

  外面已經亂做一團,唐嬌和高慧慧帶領唐家二十多護衛,正和金家十倍有余的護從打成一團。

  唐嬌等好心接待刑真和蒲公齡,此次沖突多少可以算作是因接他們而起。

  這種時候沒時間問對錯,先出手幫忙才是正事。

  蒲公齡和刑真不約而同的沒下重手,大多是將金家護衛打倒即可。

  唐嬌和高慧慧則全然不同,出手時沒有丁點兒的留情。看樣子唐家和金家的關系,惡劣程度非同一般。

  且二女比帶來的護從要生猛的多,于人群中左沖右突,打得不亦樂乎。

  唐嬌身披靈氣蕩漾的紅色甲胄,甲胄外濃郁的靈氣流轉不停。

  兵器是劍,赤紅色長劍如同燃燒的火焰。劍身溫度極高,碰觸金家護衛的甲胄,頓時將之融化成鐵水。

  高慧慧身披銀色甲胄,隱輝閃爍熠熠生輝。甲胄外靈氣漣漪蕩漾,似給甲胄賦予生命。

  手中繡劍削鐵如泥,金家護衛的甲胄也好戰矛也罷。無不輕易將之割裂,切口處整齊平滑。

  繡劍正是劉順送予的,現已取名為慧聰。初學得以氣御劍,拼斗時不忘露上兩手。

  繡劍饒身一個盤旋,十來根戰矛齊刷刷折斷。高慧慧玉足輕跺,銀色甲胄蕩起漣漪與之遙相呼應。

  以高慧慧為圓心,靈氣漣漪向外擴散。成排的金家護衛被震飛出去,落地后哀嚎不已。

  刑真大致看后相當的羨慕,嘖嘖道:“有錢人家就是不一樣,隨便拎出來兩件神甬量身甲,品質就高得嚇人。”

  蒲公齡深有同感,附和:“我發誓,以后寫隨身筆記的同時,還要多攢錢。”

  “對了,你答應給我做的拳套別忘了。暫時沒錢,先欠著。”

  刑真嘿嘿傻笑:“蒲大哥說笑了,怎能要您的錢。”

  說話不耽誤打架,刑真徒手抓住刺殺而來的戰矛。雙手握住,連人帶矛一起掄起。

  一個圓弧旋轉,圍攻的金家護衛怕傷到自己人,皆放緩動作不敢上前。

  刑真得勢不饒人,掄起一矛一人殺入人群。夢虎入羊群,連續殺了三進三出。

  眼看掛在長矛末端的護衛迷迷糊糊,手腕震蕩長矛呈波浪形狀起伏。

  護衛被震蕩飛出,刑真掄起長矛當棍棒使用。

  “怕”一聲脆響,勢大力沉的輪動被輕易擋下。靈氣順著長矛直擊刑真手掌,少年雙手緊握。

  手掌間罡風震動,與襲殺而來的靈氣碰撞。小范圍內,發出連串的噼里啪啦炸響。

  “小子,多年不見長進不少。既然來了南濱城,必須好生款待一下你。”出手之人是一腰懸玉佩的年輕公子,說的話盡是反語。

  所謂的款待,是更加凌厲的攻伐。腰間玉佩發出微微龍吟,年輕公子虎軀一震。出手越發的兇猛強悍,周身靈氣中居然也有微微龍吟呼應。

  擋下刑真手中長矛的,是一合攏的折扇。紫金色木質,和潔白的扇面。無一樣是凡品,不然怎可與長矛平分秋色。

  刑真定睛一看,認出此人略帶驚訝:“原來是你。”

  而后自己明悟:“也對,你本就住在南濱城。”

  刑真瞳孔微縮,眼眸中迸射凌厲兇光。不在像對付金家護衛一般,只打趴下而不打傷了。

  扔掉長矛,開山式與真拳式同出。與靈氣蕩漾的折扇不斷碰撞,十息不到,刑真出了不下百拳。

  實力有所差距,指縫間有細微裂紋,絲絲縷縷的血液流出。刑真拳以出,開山式和真拳式異曲同工。只進不退,少年貫徹始終。

  對面公子頗為訝異,嘖嘖道:“短短四年多不到五年,居然從一個傻子一躍而成二境武者。”

  而后驚疑更濃:“二境武者如此強悍嗎?”

  刑真習慣藏拙,被對方看錯也不明言。一擊過后身形向后急掠,拳式在變沉穩如水,少年聲音更是深沉:“金陽,當日債今日還。”

  “就憑你,不知在哪撿了幾套拳法而已。不會自大到可與我金家抗衡了吧?”

  金陽抬高嗓音,一字一頓:“你看清楚了,這里是南濱城,不是青陽鎮。”


重要聲明:小說“劍破拂曉”所有的文字、目錄、評論、圖片等,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,屬個人行為,與本站立場無關。
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佳木斯首頁,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:JMS58.CoM
Copyright © 2017 佳木斯-飄越天空的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.
135彩票官网